丰原市 珲春市 昌宁县 巴南区 东城区 玛多县 梁河县 峨眉山市 石渠县 章丘市 施甸县 临邑县 通榆县 隆德县 同仁县 铜陵市
禹州市 唐河县 岚皋县 新昌县 醴陵市 许昌县 无为县 张家港市 察隅县 保康县 庆元县 宁武县 大方县 德兴市 通州区 永福县 资讯 承德市 昌乐县 龙口市 华宁县 麦盖提县

易到联合创始人亲述:13亿欠款事件是如何发生的 |CBNweekly独家

,不羁解不开抓去

附着高寿康佳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文章作者:周欣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周刊

易到在去年10月获得乐视D轮融资后,便风风火火展开了一场规模浩大、旷日持久的充返活动。几个月过去,司机端曝出提现存在问题,易到内部传出资金链断裂消息,同时,司机拒不接单、排队去总部讨薪的现象也愈演愈烈。

作为回应,4月17日当天,沉默已久的易到联合创人周航突然发声,强调是因为乐视挪用了13亿元欠款才导致易到内部出现资金问题。随后,双方就“13亿欠款到底在哪里”展开了一场罗生门式的争辩。再之后就是易到创始人集体离职,乐视召开管理层大会,补充新任高管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

在众人对“13亿事件”仍心存困惑的时候,易到和乐视做了更多令人费解的举动。真实情况到底是怎样的?易到创始人为何在此时选择离职?在此过程中,易到又错失了哪些机会?就上述种种问题,《第一财经周刊》对易到联合创始人杨芸做了一次深度采访。以下是采访片段。

Q:最初为什么会同意放弃股权这样的“流血融资”?乐视7亿美元的融资说法,实际到帐的资金是多少?D轮融资之后,还剩下哪些老股东?

所有人都认为,乐视那轮是我们主动放弃了股权,事实不是这样。乐视进来的时候,是按照标准的战略投资人角度增资进来的。增资以后,也就占股20%左右。后来,乐视可能觉得易到对它的汽车生态比较重要,就把我们A轮、B轮,C轮,大概七八个老的机构投资人的股份全部买掉了。加上所有的老股一起,差不多7亿美元。真正到账的,当然不可能有这么多,我能看到的,直接投到易到的,一两亿美元吧。

这么多轮融资之后,3个创始人之外,有5个天使投资人是留下来的,机构股东除了携程之外,还有乾元资本。

Q:易到充100返100的补贴合理吗?这是谁的决策当时有没有异议?

充返这个事情,内部当时是有异议的,但乐视强制要求这么做。

充100返100,很快就变成了充100返80。100元是现金,返的80元,有可能是真实价值不到20元的生态产品。开始我们觉得这件事能降低成本,但后来你发现,乐视把所有的库存产品,都通过易到平台消化掉。周航在一次董事会上也曾严肃地提出来过,他认为这对易到太不健康了。

Q:易到什么时候出现的资金链问题?

易到本身是没有资金链问题的,如果按照乐视在2015年年底跟易到签的投资协议,如期正常交割的话,也不会出现资金问题。

最重要的是,乐视在去年11月左右把中间13亿元抽走了。当然它抽走这13亿元的时候,易到账上应该还有一点钱,所以没有发生太多问题。周航差不多是在今年1月,这个事儿已经全做完的时候,才偶然知道的这件事——因为易到融资没有那么顺利,乐视想继续借款,另外一个银行给了易到授信,授信的时候做尽职调查看到了这笔借款,打电话问周航,周航才知道。

最早乐视想做这个事情,可能跟周航非正式地打了招呼,当时周航就反对,坚决不同意以易到作为借款主体,后来我也没有看到任何需要我们审批的邮件。

当然我们也在不停跟老贾沟通,强调易到不能出现资金问题。易到是个公共公司,一旦缺钱就会变成群体性事件。

Q:周航当初跟乐视签合同的时候,想到过这些吗?

资本本身就是无情的。当然我们也知道乐视的风格,老贾完全是为了梦想蒙眼狂奔,但周航认为,他跟乐视的投资协议里写得很清楚。易到是独立运营,周航是CEO,除非他自己卸任,乐视没有权利把周航替掉。

但自从财务权被拿走了之后,你会发现,事情不是这样了。所有人都认为,这个事情应该是按契约走的,那不按契约走,能怎么样。

Q:曾想过要回购易到吗?

没有想过。

乐视大概持续了一年的时间没有帮易到融到资,所以从去年年底开始,我们几个联合创始人尝试着帮易到一起来融资。但所有的投资人进来,都有一个共同的要求,就是乐视全退。但乐视不愿意退。

Q:你们是什么时候想到离职的呢?

去年二三月开始就已经想走了,之后那次董事会,又把库存产品和会员变成易到的股份。只是当时,如果我们同时离开,会对易到融资不利,所以我们就实走名留。

Q:为什么现在选择这个时间点离职呢?

确实是没有办法再忍了,忍的目的是为了易到更好,可你发现,忍了以后易到反而更不好。其实本身易到跟司机的欠款就2亿多元,只要乐视把13亿元还了,易到非常健康。

Q:现在回看,除了接受乐视的融资,易到还有过什么错误的决定吗?

C轮融资的时候,其实有很多投资人。那轮易到是可以一次拿到7亿美元的,但周航没要。他后来把所有投资人都拒了。他还是有文艺的气质在。他觉得,只要把产品做得足够好就行,靠撒钱去获取用户,留存率是不高的。

我们拒绝那么多投资人,如果7亿美元的投资全进来了,滴滴出行同期就不会拿到那么多钱。

可能是易到的基因和滴滴出行不同的缘故。易到一直是从上往下做的,滴滴出行从出租车开始,是从下往上做。最终,大家的路径也会不同。

易到的策略是,从上往下做,拿到了高价值的用户和高价值的司机,这个时候我们能围绕高价值的司机去做汽车金融、汽车保险、二手车这样的用车生态。我们和滴滴出行只是阶段性走到了同一个战场。未来的出路和方向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认为这就是易到的价值所在,但乐视没有往这个方向走。

Q:你觉得易到还有翻盘的机会吗?

坦率来讲,我认为易到本身的价值还是有的,易到司机的忠诚度也还是在的。正如很多投资人的建议,如果资本能进来,那我认为易到当然还是有翻盘的机会。

[责任编辑:张添之 PN142]